书阁网 > 钱塘灵异录 > 第九十章 归来

时时彩后三直选复式

  “唐一,我对不起你!”蒙山瑟缩着小声说道。

  “没事的了,来,跟我走。”我向它伸出手,温言道。

  它犹豫了一下,终于慢慢站起,朝我一步步走来。

  我盯着它眼睛,仔细观察它的表情变化。是的,我当然不能傻到完全相信它。我只想把它从莫怀古手里救出,弄回去后再想办法替它驱除蛊毒。

  蒙山离我越来越近,就在我要拉住它的时候,它猛然推开我的手,尖叫一声:“唐一,快跑!”

  莫怀古冷哼一声,口中不断吐出一串串咒语,只见蒙山打了个激灵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,一瞬间功夫,整个身形变得扭曲不清,氤氲着阵阵黑气,它“嗬嗬”地嘶叫着扑向我,我大骇,急忙朝后退,然而为时已晚。蒙山在咒语的驱使下动作奇快无比,只听众人齐声惊呼,我已被蒙山一把抱住。

  莫怀古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,好似一把利剑冲天而起,刺破云霄又急速坠落,同时深深扎进我和蒙山的身体。在这电光石火间,我清晰地看见蒙山痛苦且绝望的眼睛,随即眼前一黑,我掉进了幽暗的深渊,意识渐渐迷糊,世界一点点离我远去。

  在最后一瞬的清醒里,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  只不过一念之间,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那是一个未知的恍若梦境的世界。没有时间,没有空间,只有虚无,和无边的寂静。

  然后,我看到了我自己。面目模糊,隐藏在黑暗之中,浑身发散着有若实质般的能量场。

  没错,我和另外一个我,在异域相遇了。

  他冲我诡异一笑,向我招了招手,我便不由自主走向那处隐秘的幽暗,直至湮没,无知无觉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仿佛沉睡了几生几世。突然,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拽出那个世界。我猛地睁开双眼。

  大脑一片空白,来不及看清眼前的景象,一束蓝色焰火已从我胸前的骷髅口中喷薄而出。

  轰然一声巨响,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,火焰腾空而起,肆意弥漫,将我紧紧笼罩在焰心。我感受不到灼热,毫无痛楚,只觉心中一荡,畅快无比。

  “唐一!”

  “蒙山!”

  ……

  透过层层焰火,我看见三张熟悉的面孔向我拼命奔至,潜意识告诉我这些人是我的朋友,他们离我越近越是危险。我想大声阻止,叫他们不要接近火焰。可是刚要张口,另一重更强大的意识扼住了我,我听见自己发出一声冰冷的笑,冷冷地注视着那几个身形越来越近。

  而另一边不住传来的咒语越来越古怪,成功地转移了我的注意力。我微微转眼,瞟见一脸掩饰不住得意与兴奋的莫怀古,正挥舞一根白色的骨杖,朝我念咒施法。从他急促迫切的咒声,变幻不断的指法,我看出他在极力试图控制和驱使我。

  冲在前头的周派猛然收势顿足,双手一拦止住后面的两个。

  “不好!唐一中了鬼蛊!”周派沉声说道,神色异常凝重。

  “那怎么办?难不成眼睁睁看他成为莫怀古的傀儡?”战羽焦急地问道。

  “不行!老子拼了命也要把他抢回来。”老姜嚷道。

  周派看了我几眼,面容闪过一丝疑惑,说道:“莫怀古还在施法,我们必须抢在他控制唐一之前中断他的术法。”

  话音未落,老姜与战羽已手持法器,飞身冲向莫怀古。

  莫怀古正在要紧关头,见二人杀至,并不慌张,只在虚空画了个符号,随即骨杖高举,朝符号击落,硬生生将空间撕裂个口子,里面涌出一群来自幽冥地府的怨灵恶鬼,呼啦啦将老姜和战羽二人包围了。

  “莫老怪,有种你跟老子打,别动不动就弄些小杂鬼来糊弄老子!”老姜口中不住地叫骂,双手四处翻飞,说话间,不知打散了多少小鬼。然而那空间裂口似连接着阿鼻地狱,更多的凶厉之鬼源源不断地输送出来,无论怎么打,数量都不见减少。起初还能听见战羽暴喝和老姜叫骂,渐渐两人的声音都没有了。

  周派原本计划趁老姜和战羽缠住莫怀古的功夫,他好去救人。此刻见二人被重重围困,当下顾不上其他,将追魂铃凌空一扔,扣在众鬼上方。周派口中念念有词,右手掐了个驱鬼诀,指向追魂铃。听得空中“铛——”的一声,追魂铃不摇自响,一些反应快的小鬼吓得惊惶逃走,稍迟顿些的仍在缠斗,追魂铃便一声更比一声洪亮,如大钟倒悬,余音不止。终于鬼影渐稀,老姜与战羽若隐若现的身形显现出来。

  战羽怒吼一声,铁拳打出一个豁口,从群鬼中冲出。身上还挂了两只恶鬼,鬼手插进他的灵体,硬生生掏出个洞来,其状甚是恐怖。战羽一手抓住一鬼狠狠砸向追魂铃,那鬼立刻被铃音震得四分五裂,化为无形。老姜跟着冲了出来,虽斗志未减,但灵体也同样被抓出大大小小若干口子,如撕破的风筝般摇晃不已。

  周派看得心惊,见莫怀古仍然不慌不忙的自顾施法,显然并不将他们三人放在眼里。不由得担忧,怕是一个救不了,反而又搭上两个。

  这时楼若男和苏米来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。楼若男在经过最初的惊惧之后已恢复镇静,苏米来却依然满面恐骇,瑟缩着不肯前行,被楼若男连拖带拽,见方才老姜战羽被群鬼包围的景象,早吓得躲在了楼若男身后,楼若男鄙夷地瞪他一眼,不再睬他。

  “周派,唐一这是怎么了?古……莫怀古究竟在做什么?老姜他们没事吧?”楼若男飞快地问道。她已经知道了自己一直以为的“古大师”原来真名叫“莫怀古”。

  周派苦笑了一下,并不作答,只是死死盯着莫怀古,盘算着对策。

  老姜与战羽元神受损,见不再有鬼灵出现,齐齐萎顿坐地,闭目修复。

  莫怀古见所施驱蛊术久久未见效,担心夜长梦多,又恐周派他们还有后援。不禁心内焦躁,音调一变,又从低沉转向高亢,语速越发的快起来。

 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。

  然而我只是漠然地看着发生的一幕幕,既不慌张,也无担忧。周派老姜战羽他们的生死与我无关,莫怀古在搞什么鬼我也不关心。

  我缓缓扫了一眼全场,忽然想起,我应该回万寿寺。只有那个地方,才与我有点点干系。

  心念一动,周身的蓝色火焰尽数收回。一低头才发现脚下有一具饿鬼尸体,我抬脚迈过,朝莫怀古走去。

  莫怀古浑身一震,面具下的独眼发出惊喜的光。楼若男伸了伸手,试图想拉住我,被周派阻止,并迅速地后退,拉开了距离。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目标,那就是莫怀古拇指上的扳指。我只有一个意识:那是属于我的东西。

  随着我越走越近,莫怀古眼里的惊喜慢慢褪去,变得惊疑不定并有了戒备。但口中的咒语仍没停下,手里的骨杖一次比一次有力地指向我。

  我走到他面前,伸出右手,掌心向上。

  莫怀古死死盯住我的眼睛,似在判断什么。我面无表情,漠然而立。

  “拿来。”我说。语气生硬且冰冷。

  莫怀古终于停止了念咒,骨杖缓缓落下,人慢慢往后退。他深知鬼蛊的厉害,若此蛊都控制不了,那必然是一个强大的存在。即便如此,还不至于令他心生惧意。但他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是因为察觉到别的异样。

  “唐一,别让他走。”楼若男反应奇快,喊道。

  “唐一,让他走。”紧接着周派也喊道。见我并没有成为莫怀古的傀儡,他暗暗松了口气,明显精神大振。

  “你……他跑了我们的肉身怎么办?”楼若男急道。

  “放心!会有办法的。”周派道。

  老姜和战羽见状急忙从地上弹起,一左一右包抄在莫怀古身后。

  “莫老怪,怎么?这就想走了?咱们架还没打完呢!”老姜笑道。

  “对!你说是单挑我们哥几个呢还是咱们哥几个群殴你?你选一个。”战羽声如洪钟,尽管身上被鬼手抓的窟窿还在,扔挡不住他拎刀就上的气势。

  莫怀古站住,冷笑道:“就凭你们几个小毛孩?此时就算唐九天死而复活,怕是也奈何不了老夫。”

  听他们几个叽叽歪歪说个没完,我有些不耐,正欲夺了扳指就走,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江心席卷而来,虚空中传来一个枯索的声音,如风吹朽木般,时断时续。

  “……唐九天能不能奈何你不知道,老朽倒要试试能不能够奈何得了你!”

  话音未落,那原本飓内般的力量陡然而止,时空犹如被瞬间凝固。除了我,每个人都被定住了。

  好高阶的术法!我心中一凛。

  无暇考虑是敌是友,我径直走到莫怀古面前,取下扳指,放进胸前骷髅口中。

  “咦?”

  虚空中的声音有些微微惊诧。

  “站住!”

  随着一声嘶叫,一道无形的网从四面八方向我撒来。

  我没理会他,在那张网缚住我之前,以更快的速度破空而去。

  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……”只留下他喃喃的,一连串问号,于虚空中回荡不止。

时时彩后三直选复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