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网 > 随身水灵珠之悠闲乡村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进山打猎!
  “哎呦卧槽!”,众人还没回神的功夫,四不像已经发动了攻击,脑袋一顶,周然腾空而起,摔倒在雪地上!

  “周然!,没事吧?”,司徒月从后面跑来,焦急的道。等确认他没事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哈哈,周然,敢随便摸神兽,知道厉害了吧?”,眼看周然还能哼哼唧唧,赵槿阳就知道没事,因此嘲笑道。

  两人一个大院,小时候没少干仗。即是死敌,也是知己!按他们的话说,有落井下石的机会,那绝对会往死里整!

  “二逗子,你还有心思嘲笑我,还不把我拉起来!”,周然身后司徒月在扶,但他还是朝赵槿阳看去。

  “呼!”,云扬松了口气,没事就好。

  来到四不像和华南虎身前,云扬把储存的干草,其实是水灵珠内的草料晒干的,给四不像放到了房间。

  华南虎就没了,它会自己捕猎。

  韩贝贝和韩苗苗她们来到华南虎和四不像身前,带着忐忑又好奇的尹莱和司徒月开始熟悉这两只神兽般的动物!

  此时的华南虎本来体型不算大,但是最近这一个多月再次增重,据云爱军估计,少说重了五十斤!

  两只小虎崽已经有两个月的土狗般大,它们的生长期少说还需要一年。

  “你个二逗子,老子跟你没完!”,周然起身之后拍着身上的积雪,骂骂咧咧。

  “周憨子,你还有没有素质?是我把你拉起来的!”,赵槿阳不屑的道。

  “看,天上有神兽!”,周然说完,趁着赵槿阳抬起头的一刹那,把一团雪放进了赵槿阳胸前!

  “嗯,哪有?啊,周憨子,老子跟你没完,冻死我了!”,赵槿阳怒目圆睁,蹦蹦跳跳,把衣服撩起来才把雪团弄出来。

  接着就是赵槿阳和周然开始相互打雪仗的场面,雪团纷飞,惊起竹林一片飞鸟。好在出了院子要不然那些花花草草就遭了秧。

  连香獐子都在竹林木棚内四处张望,想着是不是有猛兽来了!

  几分钟之后,两人气喘吁吁,帽子掉落在地,脸上也是惨兮兮的望着对方。

  “跟我斗,就你周憨子!”,赵槿阳鄙视的望着周然。

  “怎么的?你二逗子就占到便宜了?还不是被老子一个雪团打到脸上?爽不爽?”

  “靠,信不信我打得你老妈都不认识?”

  “谁怂谁是白狮!”

  “我靠,要不要这么狠毒!”

  “嘿嘿,男人就要对自己狠毒一点!”

  这二必的对话听得云扬无语,他也没管,把塑料薄膜上的积雪清理之后,云扬开始组装三只弓弩,等会陪他们进山去玩玩。

  五女不去,这时候进山其实挺危险的,云扬也劝过,不过这俩二代就是牛脾气。

  八点四十,云扬看着在外面玩的挺欢的两人摇摇头,喊了一声:“出发了!”

  “哼,放过你!”,周然脸上红一块白一块,一只眼睛被雪团砸到了,还有些红红的。

  赵槿阳也没好到那里去,头发乱糟糟的,鼻子红肿,被砸的不轻。

  这两人还真是,云扬好笑的望着他们。

  “云扬哥,注意安全!”,此时韩贝贝和韩苗苗正摸着老虎的脑袋,而司徒月和尹莱满脸兴奋的各自抱着一只幼崽!

  “放心吧!”,云扬清越的声音在竹屋附近回荡。

  三人走的是竹林。

  一踏入,周然马上满脸兴奋,握着手中的弩弓眼睛四处乱瞟。

  地上厚厚一层积雪,三人穿的雪地靴,直没半个小腿。

  “看,云扬,那里有脚印是不是?”,赵槿阳眼睛一亮,指着前面不远处雪面。

  云扬早就看到了,应该是野鸡觅食留下的。竹林内,积雪开始薄了一些,偶尔还能看到灌木上的果子。

  “应该是野鸡留下的,走,靠近一些!”。三人来到灌木丛前,可惜野鸡早不在了。

  竹林内是肯定找不到野物的,三人越过小沟,来到对面密林。

  这儿,云扬就开始小心了。积雪落满大树,把大树都压弯了,要是遇上腐烂干枯的树枝,搞不好一个轻微震动就断裂,会要人命的。

  不过这难不倒云扬精神力关注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,能够随时提醒两人。

  冬天的树林,由于林子太密,积雪并不厚,脚踩在上面,顶多十公分左右,有些地方还裸露着横倒的木头。

  走到半山腰还没见到动物,周然有些喘气,他本身就胖,锻炼也不积极,而且和赵槿阳一个性子,见了美女就眼睛冒光,身体早被掏空!

  眼见云扬脚不慢气不喘,羡慕的不行。

  “云扬,休息会?”,周然不好意思的开口。

  “嘘!”,云扬示意身后两人别出声。

  赵槿阳眼睛一亮,周然也顾不得喘气了,两人迅速来到云扬身边,俯下身子,顺着云扬目光望着东北方向。就在两人以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黑白交杂的树林下,两只非常漂亮的鸟儿出现。

  “这是什么鸟?”,周然轻声问。

  “学名不知道,但是我们叫吉祥鸟。因为这种鸟儿羽毛很漂亮,拿回去插在帽子上面很好看,而且,它们出现的地方,附近一般会有年份药材!”,云扬低声解释。

  “怎么办?周憨子,一人一只?”,赵槿阳意动,他想把这鸟儿羽毛拿下,以后泡妞绝对是利器。

  周然也是这个心思,他和赵槿阳简直就是最佳损友!

  云扬皱了皱眉,两人注意力都在吉祥鸟身上,倒是没有发现、

  “村里人遇到吉祥鸟会惊跑,认为它们是大山的精灵,大山的恩赐,不会去捕杀!倒是鲁莽了,应该吓走就行的。”,云扬心中暗道。

  周然和赵槿阳举起手中的弩箭,瞄好之后,两人同时扣下扳机。

  两只利箭离开弩弓,在山风呼啸之声的掩盖下,眨眼间来到了吉祥鸟身前,眼看就要把两只漂亮的鸟儿贯穿,不知咋回事,树上恰巧落下一根枯枝,把利箭撞歪了!

  “笃笃”两声,利箭射在了旁边的树干上,尾羽还在不断颤动。两只吉祥鸟尖叫着被吓跑,展翅间不见了踪影。

  “不会吧,这也太背了!”,周然傻眼。

  赵槿阳也是叹了口气,“云扬,这玩意也太欺负人了!”

  云扬却是淡淡一笑,刚刚那枯枝就是他弄下来的。“这吉祥鸟又叫大山精灵,射杀不了那就是天意。或许这是积福也不一定。”

  两人闻言只好作罢,但接着又高兴起来,“你不是说有年份药材吗?”

  说实话,两人并不在乎这点药材,不管是十年分还是二十年份,在乎的是这个寻宝的过程!未知的东西,通过自己劳动在野外找到的,那种满足感非常舒服!

  “走,我们在附近找找。”,这个地方云扬和韩贝贝来过几次,摘八月瓜的时候。

  三人来到吉祥鸟停留过的这棵大树下,积雪薄薄一层,隐约露出下面黑色的腐殖土。

  三人拣了根棍子在树干旁边寻了好一会,把土层翻遍了,除了那肥硕的蚯蚓,不要说药材,连树根都没刨出来。

  云扬也皱眉,他刚刚试着用水汽扫了一遍周围,什么都没有。

  “吉祥鸟不落无药材之地,怎么回事?”,云扬暗道。

  “云扬,看起来咱们白高兴一场。”,周然叹道。

  “恩?你们看那是什么?”,云扬指着几米外,一个灌木丛内一个藤蔓。

  “藤蔓啊?杂藤,咋的,还是药材?”,赵槿阳怎么说都跟着云扬去过锦鸡谷,这种藤蔓见多了。

  “来!”,云扬把两人带到灌木丛前,然后拿出铲子把藤蔓根部刨开。

  十几公分深的地方,一根巴掌大的人形何首乌出现在三人面前!

  “何首乌!还真是好东西。”,周然高兴的道。剩下的,赵槿阳和周然兴趣更大,两人积极的把何首乌刨了出来,笑开了花。

  “我还是第一次亲手刨出一根野生的何首乌,云扬,多少年份?”,周然精神十足,刚刚的疲惫似乎都消失了。

  “不多,十一二年的样子。”,云扬看了看叶子,差不多能确定年份。

  这下两人来了兴趣,开始催促云扬到背面去。

  果然,到了背面,地上的积雪更少,而且还有不少藤蔓和低矮的树上结着野果没有掉落,小鸟,松鼠和一些野鸡频繁出现在视野中。

  “唰!”,赵槿阳的射击技术比周然的要好,隔着二十几米,一箭把一只肥硕的雉鸡给钉在地上。

  “想我周然如此伟光正,怎么可能输给你?”,周然不忿的道。

  “拉倒吧,还伟光正,看你这体型,典型的腐二代!你要是能把那只长尾鸟射下来,算你赢我!”,赵槿阳不屑的道。

  “你说的!嘿嘿,等会叫一声周爷来听听?”,周然摸了摸鼻子,嘿嘿一乐。

  “还周爷,我喊了你敢应?下次你老子不弄死你!”,赵槿阳拍了一下周然的肩膀。

  “靠,你耍诈!好在我刚刚没有射出去。”,周然怒目圆瞪。

  “就你?还射出去?昨晚上,不行了吧?”,赵槿阳鄙视的望着周然的下身,那表情,仿佛是谁,你还能不能行?

  “你敢说我不想?要不咱们比比谁的大?”,周然也不瞄了,脸红脖子粗的瞪着周然。

  “切!又不是没看过,牙签一样!”,云扬转过头不看,一阵牙酸。这两家伙经常聊着聊着就变成了荤段子,好在没有女性在场。

时时彩前三3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