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阁网 > 掌心雷 > 第1294章宫古命案

11选五矩阵必中稳赚

  假观音在中国云南大理和空沣分道扬镳了,空沣在大理滇池逗留了一段时间,怕贺清修追到这里来,

  东渡去日本了,徒弟归墟还留在日本哪,姜云天在日本的时候建的云天宫交给归墟管理,

  姜云天被贺清修灭了,潘进挟持章妃儿的父亲章鹰来日本云天宫,妄想和贺清修决一死战,

  贺清修救下岳父章鹰,灭魂掌把潘进灭了,归墟师徒皈依佛门留在云天宫了,把云天宫改成寺院,

  空沣踱进云天宫,虚无上来待客:“施主是上香还是拜佛?”空沣:“云天宫的主持是归墟吗?”

  虚无:“正是师父。”空沣已经改头换面,虚无认不出他来,空沣:“带我去见归墟。”

  来人直接喊师父法号,虚无以为空沣是师父的挚友:“施主请!”归墟正在房内打坐,

  虚无敲门:“师父!有位施主想见你。”归墟:“请他进来吧。”虚无做了一个请的姿势:“施主请!”

  空沣入内:“归墟!把徒弟调教的不错,很懂礼貌!”归墟定睛一看慌忙跪倒磕头:

  “原来是师父到了!徒儿归墟给师父磕头了。”虚无吓得也跪下磕头:“徒孙虚无过师祖磕头。”

  空沣突然出现在面前把归墟吓得不轻,师父空沣的人品有问题,听上被贺清修抓了要斩,

  师伯空无大师把他带回去了,怎么会改头换面来到日本?空沣:“起来吧!归墟啊!云天宫让你管理的不错。”

  空沣和姜云天是一路人,归墟不知空沣的来意:“师父请坐,虚无!还不给你师祖上茶!

  一心向佛!把云天宫当成家一样看护。”虚无奉上茶:“师祖喝茶。”空沣:“放在那里吧。”

  归墟:“虚无!把你师兄弟叫过来拜见师祖。”空沣:“没那个必要,归墟!师父来日本想静心修炼!

  不想让人打扰,只有你和虚无知道就行了,明白吗?”归墟:“徒儿明白!”

  云天宫有姜云天以前住过的地方,单独的小院非常清静,归墟引空沣去看:“师父!你看看这里合适吗?”

  空沣来过云天宫当然知道这里是姜云天住过的小院:“就在这里吧,虚无留下就行了。”

  空沣心思缜密,归墟是自己的徒弟,唯一知道自己真实师父的徒孙虚无留在自己身边伺候着,

  如果有人把自己来云天宫的消息透露出去,必定是归墟,归墟:“虚无!好好伺候师祖。”

  空沣:“归墟!没人的时候可以喊师父、师祖,有人的时候喊鹿卧禅师就可以了。”

  空沣现在这副皮囊是在云南大理洱海鹿卧山,杀了鹿卧老道夺过来的,归墟:“归墟明白!鹿卧禅师请自便。”

  归墟辞别师父出来,临走的时候看到空沣露出阴森的笑意,让归墟不寒而颤,

  他怎么也弄不明白师伯为什么放他出来为恶人间?难道师伯遭了空沣的毒手?怎么才能把消息传递给贺清修?

  归墟没有心思打坐了,整天苦思冥想对策,他知道空沣不会在这里自甘寂寞的,一定会有什么大的动作,

  来云天宫只是暂时落脚,考验徒弟对他的忠诚度的,虚无在小院里根本出不来,

  虚渺他们只知道虚无在小院里伺候一位鹿卧禅师,并不知道这位鹿卧禅师是什么人,

  归墟、虚无已经被空沣交代过了,一点不敢露出口风,归墟安排虚渺买来好酒好菜,做好了送到小院门口,

  虚无接过来送到空沣静坐的禅房:“师祖!饭菜准备好了。”空沣:“放下吧!陪师祖喝一盅。”

  虚无不敢不遵,把酒菜摆好倒上:“师祖!虚无敬你!”空沣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

  虚无晚上也住在这个小院,有一天夜里起来小解,看到空沣从墙头上出去了,虚无不敢跟着去看,

  在房间里睡不着了,一直到黎明空沣才回来,第二天就听到香客传说昨晚有人盗了大户、侮辱了小姐,

  官兵到处查采花大盗,却是无从查起,空沣时刻盯着虚无,虚无也不敢出这个小院,心里非常害怕,

  空沣:“虚无!檀香没有了,去你师父那里拿一些过来,快去快回!”虚无:“是!师祖!”

  归墟住在空沣隔壁的小院,虚无出了空沣的小院进归墟的小院,归墟:“虚无!你不在那边伺候师祖,怎么过来了?”

  虚无:“师祖让我来拿檀香。”檀香在柜子里,虚无拿了檀香就走了,

  虚无这么快就把檀香拿回来了,空沣很是满意,其实他已经暗自隐身跟着虚无去归墟的房间,

  听到他们师徒说的话了,虚无走后,归墟看到柜子门上有字,仔细一看吓出一身冷汗,

  柜子门上有水迹写的几个字:“师祖是大盗。”刚才空沣隐身跟着过来就躲在窗外,归墟已经知道的,

  虚无很伶俐拿檀香马上回去,没有说出空沣是采花大盗,而且匆忙在柜子门上写下来,

  归墟把水迹字擦掉,心里暗暗想:“晚上再观察观察,如果师父真是采花大盗,得想办法暗自通知官府,

  留下痕迹让官府对付师父。”一连几天晚上空沣没有出去,归墟天天晚上盯着师父住的那个小院,

  一个礼拜以后,归墟看到师父从墙头上飘出去了,他连忙隐身跟着,十里以为看到空沣进了一座大户人家,

  归墟不敢跟进去,一直在外面等着,两个小时以后看到师父拎着一个包袱出来了,

  归墟提前回到云天宫,刚刚进屋空沣就来敲门了;“归墟!”归墟连忙躺下:“师父!有事吗?”

  空沣:“师父想喝水,这么晚了不想喊虚无起来了,你房间里有开水吗?”归墟:“有!”

  归墟把长衫披在身上,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提着热水瓶开门:“师父!”空沣接过热水瓶:“把你吵醒了,接着睡吧。”

  归墟打了一个呵欠:“师父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空沣什么都没说回去了,

  归墟知道空沣怀疑自己了,空沣真的是采花大盗,归墟已经脱胎换骨了,看不惯空沣的所作所为,

  远在日本没有办法把空沣来在这里的消息传递给贺清修,现在空沣又开始作妖了,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,

  归墟辗转反思一夜没睡,早上很早就起床安排人给空沣准备早饭,香客来云天宫烧香,谈论昨晚发生的案子,

  十里之外又有一户人家财务被盗,这户年仅十八的姑娘被祸害以后掐死了,

  警察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追查杀人凶手,福田探长到云天宫来了,福田随日本军方侵略过中国被贺清修换过魂,

  抗战胜利以后回到日本,派到宫古做警察已经升为探长了,贺清修始终没派人联系福田,

  连续发生两起盗窃案,昨晚还杀了一位姑娘,福田知道归墟是从中国来的,已经在宫古很多年了,

  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,他想找主持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生人到宫古来,案子发生的太蹊跷了,

  福田一进归墟的房间,空沣就进来了:“归墟主持!来客人了?”

  归墟:“是福田探长来坐坐,福田探长!这位是鹿卧禅师。”福田:“鹿卧禅师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空沣:“今天刚到的。”

11选五矩阵必中稳赚